潇湘客坚决不回家

无衣师尹,欲星移,荻花题叶,慕容胜雪,角色粉,cp杂食

是胜雪生日呀!

祝胜雪生日快乐呢!


我方了……现在都tag开怼了……


说给无衣师尹黑粉

这几天在哔哩哔哩复习无衣师尹剧情,看到一些师尹黑的弹幕真的忍无可忍,我就这一个号,这篇发出去被黑被怼我认
先说一说我对戢武王的看法,前期的戢武王我是打心底喜欢,文韬武略,要气度有气度,要智商有智商,一身王者风范,可惜后面砍线,一孕傻三年。
我喜欢前期,也不厌恶后期,但她后期做法确实偏激而且毛病很多。我不厌恶戢武王这个角色,但我厌恶的是,借戢武王的名义,口口声声要为戢武王讨公道,招黑引战两不误的一批玉粉。
无衣师尹这个角色手段确实够黑,黑粉面前自然而然就落尽话柄,一口一个对不起戢武王,对不起杀戮碎岛。这个对不起的内容我也是醉了,他一个慈光人是要怎么对得起碎岛和碎岛之王?两国至少百年的敌对关系+无衣师尹亲妹子跟碎岛先王跑了结果最后连个名分都没有,一个人怀孕回娘家还搞得无衣师尹脸上无光差点整出个通敌叛国罪+四魌天源枯竭不是亡你国就是亡我国+无衣师尹本身就是慈光之塔代权,他是脑子被大铁门夹了才要牺牲自家保全你家?
后来戢武王带着多少兵马追到苦境,敢说她没有侵略的目的只为报仇?戢武对于和谈最后也不过是摆下一阵鸿门宴,无衣师尹不反击是等死?
对于黑粉评论无衣师尹完全可以躲在殢无伤身后,反正戢武王打不过殢无伤。且不说戢武王到底能不能打得过殢无伤,无衣师尹就算躲了,戢武王会放过他?不还是一样穷追猛打誓取性命绝不甘休吗?戢武王多少人马殢无伤一个人怕也挡不住吧!
魋山之战,说带去的三百人是弃子的,是非要等魔军到中原,兵对兵将对将,一命换一命,死个万把人才不叫弃子吧!还是阁下出一张嘴乱喷几句就能不伤一兵一卒取得胜利了?
那为什么不让天盆村几千人先搬迁?你都有时间搬迁了,你还忙着过来打干嘛?再说人家魔军都不带脑子的,你搬迁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还有就是让殢无伤出让玄天之地那段,无衣师尹派撒手慈悲告知号天穷时,一些黑粉弹幕纷纷开骂并趁机煽风点火引战。我就问无衣师尹这个爱惜羽毛的智者是有多脑残,为了卖登道岸一个人情把殢无伤这张保命符都抛出去?不是深知殢无伤的能耐,他敢用这一计?
无衣师尹手上人命确实多,所以最后死在槐破梦手里是该然也是必然的结果。但他手上的人命,有一条是铁打的罪——燕无书。燕无书这个角色本没必要死,甚至说燕无书活着对师尹的利益远大于他死,他活着,无衣师尹不仅可以借叶小钗的关系拿到邪天御武心血卖人情给素还真,还能以协助逸踪找获击珊瑚的名义卖人情给逸踪。而燕无书死了,就如原剧,即使无衣师尹拿到心血,但也和逸踪结下梁子。我不懂编剧为什么要让无衣师尹这种极重利益的人设做这种蠢事,但人命始终在无衣师尹手上,确确实实是他的罪。
最后,无衣师尹整个剧情里,前期奉献慈光,中期虽然在想保命的同时也图私利(跟素还真暗自比较,想在苦境获得一席之地),但也逐渐导正迈向正道,后期奉献苦境正道,也坦然接受了以命了结四魌恩怨的责任,而且死前心心念念的还是慈光永耀。这样的角色,算不上纯善但也不是大恶之人吧?用得着在人死时发“大快人心”、“活该”、大笑之类的弹幕吗?被竞豹儿打碎骨灰坛的时候拍手称快,说什么坟没破尸体没毁之类的垃圾话!
对黑粉的话,言尽于此。最后,希望各位道友看剧对角色、对彼此多一些尊重,你可以不喜欢谁谁谁,但也请你理智发表看法。

如果不能打tag麻烦大家通知我一下…

微博上搜不到胜雪,很烦躁

自娱自乐的小段子

        半掩的木门被一脚踹开的时候,满屋寂然,屋内议事文臣皆是面面相觑。
        而门口的短腿团子却是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主座上面色欠佳的紫衣儒臣,怒气冲冲地朝他喊:“无衣师尹你到底要不要回家啦!”
        无衣师尹额角一痛,却还是撑着张笑脸,与一屋文臣学士致歉赔礼一番,说舍妹年幼,不识礼数。
        文臣学士们就说,哪里哪里,首辅之妹果然卓尔不群……
        然后首辅就看见门口的小团子朝他得意的扬了扬下巴……
——————————————
        “谁家的小妹会有你淘气!”
        “几日不归家我没你这哥!”
        夜雨磅礴,疾雨击伞,水滴顺着伞檐淌下落成股股银线,每行一步,青板水花低溅。
        小团子坐在无衣师尹的臂弯上,鼓着包子脸撑伞,一路走来,纵是两手并用也还是把伞撑得颤颤巍巍。
       伞顶几次落下砸在无衣师尹头上,无衣师尹一皱眉头,腾手伸过去,即鹿就忙把伞柄护在怀里,伸着小短手去打无衣师尹的手心。
        “不给!谁让你把头发钗那么高!”
        “手酸不酸?”
        “酸也不给!”
————————————
        无衣师尹把小妹抱回流光晚榭塞进被窝时,三更也已过了。
        掖好被角,无衣师尹警告被窝里的小团子不准踢被子不准摸进厨房偷夜宵,否则就丢出去。
小团子难得温驯得裹着被子冲他眨眨眼,点了头。
        未过多久,无衣师尹再度前来即鹿房中,雨盛风冷,只怕她粗心忘合窗牖,夜里着凉。
        岂料去时如何,来时亦如何。
        即鹿仍是乖顺窝在被子里,睁着黑黝黝的大眼睛看无衣师尹,只是唇角上还多一点糕饼碎屑。
        “你又偷吃了。”
        无衣师尹轻叹,颇有无奈之色,一指拭去残屑。
        “饿着睡不着嘛……”
        “那现在呢?”
        即鹿伸手拽了无衣师尹袍角:“兄长,低头。”
        “嗯?”
        “低头!”
        无衣师尹虽是不明就里,却也依言低头。即鹿猛然坐起,亲上人左颊:“兄长晚安!”
        无衣师尹略微一愣,随即笑道:“你把口水都弄我脸上了,这边呢?”又指了指右颊。
        “骗人,左边是干的,哪里有口水,这边才有!”肉乎乎的小手摸着无衣师尹的左颊分明干爽,狠狠亲了骗子的右脸顺带蹭一脸口水。
        “诶呀,吾家小妹真是一点不可爱。”骗子抬袖抹了把脸,重新把团子摁回被窝里,拨开人额前刘海轻轻一吻,道了晚安。
        “晚安,小鹿。”
        “兄长,晚安。”